优德w88

首页 > 正文

古人真的提倡血亲复仇吗?——从张扣扣案说开去

www.chimneycleanersworcester.com2019-08-19
首发。所有版权归此二獠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有欲上门单挑者请联系老巴索要此二人地址。

  原创:寒易冰 、李平

  7月17日上午,遵照最高法院院长签发的死刑执行命令,陕西汉中市中级人民法院对36岁的张扣扣执行了死刑,这桩为母复仇的热点案件终于尘埃落定。

  但张扣扣复仇案在法律意义上的终结,并不意味着这桩案件社会意义上的结束。张扣扣被执行死刑后,其律师邓某所做的结案辩护词在网上迅速传播,并再度引起巨大的争论。在这份辩护陈词中,有四个字格外显眼:血亲复仇。

  令人费解的是,在现代文明中早已被禁止的暴力复仇行为,在这份陈词中却显得光明正大,给人的感觉像是:一种沉寂已久的“侠士”情节,正在复苏。

  然而,血亲复仇是否具有天然的正义性?让我们一同顺着历史的脉络来探寻。在这里,我们无意讨论张扣扣的复仇和其死刑判决是否合理,我们只是期望,历史上的往事,能够给现代无论是官方机构还是普通民众,都提供一些值得借鉴的经验教训。

  1

  血亲复仇的渊源

  上古时期,部落和氏族是人们群居生活的基本单位,具有血缘关系的亲族之间相互扶持是个体赖以生存的基础。为自己的亲人复仇,不仅是一种合乎道德的行为,更是一种符合本氏族集体利益的选择。《礼记曲礼》中说:“父之仇弗与共戴天,兄弟之仇不反兵,交游之仇不同国。”正所谓“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所以另一部儒家经典《春秋公羊传》大义凛然地说:不复仇,非子也。

  一个可能会让大家吃惊的事实:就连提倡“忠恕之道”的孔子,也是这种复仇行为的支持者。《礼记檀弓》里记载,子夏曾经问孔子如何对待杀害自己父母的仇人,孔子回答说,睡草垫,枕盾牌,不共处同一天地,若在集市或朝堂上遇到,即使没带武器,也要赤手空拳杀了他。

  static.1sapp.comlwimg20190720a9c34690a0cff3fbfafb4e4a910c7abc.jpeg

  只要探究一下早期儒家的思想,这样看上去有悖常识的说法就可以理解。孔子的思想的核心固然是“仁”,但在国家层面,他始终首推以“礼”治国。“礼”,就是维系周王朝封建社会的一整套秩序,而这套秩序的基础,正是君臣、父子纲常。当孝悌成为国家道德的基石时,血亲复仇自然也会成为儒家行为规范中合理的一环。

  在这种思想的指导下,周王朝甚至设有一个叫“朝士”的机构,专门为意图复仇的人登记备案。如果自己的父兄为别人所杀,可以到此处登记仇人的姓名,以后如果杀死了仇人,就不会受到刑罚。这简直就是官方鼓励的血亲复仇行为。于是,先秦时期以复仇为名的各种私斗蔚然成风,严重的甚至演变成战争。

  春秋末期著名的伍子胥,为向楚平王讨还父兄被杀的血仇,不惜投奔敌国,最后带领军队踏平故都,将昔日的仇人和君主楚平王掘坟鞭尸,这可以算是将血亲复仇推向极致了。伍子胥的“叛国”行为,历来很少有人责骂,甚至不乏欣赏赞誉,也正是因为这种复仇在道德上的正当性使然。

  static.1sapp.comlwimg20190720f01425e39e73373fdfae7ce6df26148e.jpeg

  2

  官方的两难矛盾

  战国后期,由于私斗的风气愈演愈烈,并且血亲复仇的人很难遵守适当性的原则,往往会滥杀无辜,危害到社会的稳定,于是大部分诸侯国已开始禁止这种行为。

  进入两汉,儒家思想独尊天下,忠孝观念更加深入人心,伦理治国已经成为不可逆转的趋势,也许还因为游侠风气大盛的缘故,血亲复仇的案件一下多起来。也正是在这一时期,第一出现了对血亲复仇的正式法规。东汉章帝年间,民间有人因为别人侮辱其父,怒而杀之,这个案上报到了朝廷,汉章帝特下诏免死。为在法律上为血亲复仇确立依据,朝庭专门制定了《轻侮法》,明文规定:杀死侮辱自己父母者,不获死罪。不过,这部法律引起的争议极大,实行不久就被废除了。

  这其后又发生了两个很著名的案件:

  董仲舒的六世孙董黯,他原本是远近闻名的孝子,在母亲死后,他隐忍多年之后,终于杀死了欺辱自己母亲的仇人,然后到官衙投案自首。当时的汉和帝不但没有惩罚他,还下令表彰,甚至因他而命名了一个县慈溪。可见不仅在民间,当时的最高统治者也是认可这种行为的。

  汉灵帝时的赵娥案亦是轰动一时。肃州女子赵娥的父亲被李寿杀死。灵帝光和二年二月的一天早晨,赵娥在都亭前与李相遇,她奋力挥刀杀死了李寿,随后到了都亭尊长的面前认罪伏法。但是当时的法律已经禁止血亲复仇,地方官不忍惩罚赵娥,竟然带着她逃走了。在此之后,赵娥被立碑表彰,她的事迹也经常被后人书写和传颂。

  可以看出,在东汉末年,尽管法律已经不允许私下的血亲复仇,但出于维持孝道这个治国之本,官方在道德上却常常默许这种行为。所以事实上,血亲复仇在汉朝是处于一种“严令禁止但基本不执行”的处境,这不能不说是一种自相矛盾。

  static.1sapp.comlwimg20190720e922c607c10db731be01aaa3ba814385.jpeg

  而这种矛盾在唐朝徐元庆复仇案中终于被公开、放大,到了必须正面审视的程度。

  3

  陈子昂柳宗元的隔空激辩

  唐武周时期,有一个下人徐元庆,其父爽为县吏赵师韫所杀,徐后来手刃赵某,束身归罪。这样的案件对审理者来说一直都是烫手的山芋,于是按照惯例,案件的终审权又交到了最高统治者手中。武则天召集群臣商议,大家莫衷一是,最后武则天决定采纳陈子昂在《复仇议》中的建议,那就是“诛之而旌其闾”杀了徐元庆以正法典,但同时也表彰他的孝行。

  陈子昂的建议兼顾法理和人情,似乎一举解决了这个两难问题,在当时大受好评,但百年之后,有人对此提出了反对。那就是柳宗元的千古名文《驳复仇议》。

  在《驳复仇议》中,柳宗元直接击中了陈子昂的软肋:

  “元庆之父,不免于罪,师韫之诛,不愆于法,是非死于吏也,是死于法也。法其可仇乎?仇天子之法,而戕奉法之吏,是悖骜而凌上也。执而诛之,所以正邦典,而又何旌焉?”

  static.1sapp.comlwimg20190720991908802e815375e68ccd3857dc9244.jpeg

  柳宗元认为:在一个案件当,犯罪嫌疑人的行为只有合法与不合法两种情况,处罚也只有罪或无罪两种结果。绝无某种行为即是高尚合理的,但同时又要接受惩罚的矛盾结论。所以如果赵师韫是依法处死徐父,那徐元庆的复仇就是错误的行径;如果赵师韫杀徐父本来就是非法,那徐元庆的复仇就是合理的,就不应该被处罚。

  可以看出,柳宗元只是从逻辑上指出陈子昂式判决的荒谬之处,而并非反对血亲复仇。甚至从伦理层面出发,他也认可古老的:“父不受诛,子复仇可也。父受诛,子复仇,此推刃之道,复仇不除害。”的理念。当然,他能意识到之所以出现血亲复仇的行为,是由于法治不健全的缘故。

  static.1sapp.comlwimg20190720f45bff7cc20c6031e5488c51b0150659.jpeg

  如果一个社会有完善的法律,公正的司法系统,那么所有杀人者都应该受到公正的惩罚,何至于会走到血亲复仇这一步呢?

  4

  血亲复仇的法律限制

  当中国历史走入“明清第三帝国”的阶段,法律的地位进一步提高,而所谓“礼”的地位也更加弱化,对于血亲复仇,官方终于有了详尽的法律限制。

规定:

  如果祖父母、父母为人所杀, 而子孙不告官, 擅杀行凶人者, 杖六十。其即时杀死者, 勿论。少迟即以擅杀论。

规定修改为:

  祖父母、父母为人所杀,凶犯当时逃脱未经到官,后被死者子孙撞遇杀死者,照擅杀应死罪人律,杖一百。

  那么如果行凶人已经被官方处罚呢?

  其凶犯虽经到官, 拟抵或遇赦减等后, 辄敢潜逃回籍,致被死者子孙擅杀者,杖一百流三千里。

  由此我们可以看到,《大清律例》实际上明确了这样的原则:如果凶手已经被国法惩处,则禁止私人复仇的行为。

  static.1sapp.comlwimg2019072061da7350378ace66c1081d63d438a5e8.jpeg

  在此原则之外,大清律例还具体明确的复仇的要素:复仇者只允许是被害人子孙;被复仇者只允许是凶手本人,不能累及家属;复仇者若于行凶当时复仇则可以免罪,稍迟复仇则需要杖罚。

  这可以说是一个以伦理治国的国家在法律上能够给血亲复仇行为加诸的最大限制了。

  5

  民国,又见血亲复仇

  但当中国再度进入乱世,血亲复仇的火焰,又重新燃起,并举国皆知。这就是民国年间著名的施剑翘杀孙传芳案。

  1925年秋,隶属奉系军阀的第二军军长施从滨率部与直系军阀交战,在皖北固镇的交锋中兵败受俘,被直系首领孙传芳枭首于蚌埠车站,并示众三日。得知父亲死讯后,20岁的施剑翘下定决心要为父报仇。她自己放开缠足,勤练枪法。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1935年11月,在天津的一处佛堂,施剑翘将复仇的子弹射进了孙传芳的头颅。

  此案开审后,举国关注,施剑翘被誉为当代侠女。本来按照法律,施剑翘最少也应该囚禁十年,但在舆论强大的压力(冯玉祥、李烈钧等人也为之奔走)之下,最终以施剑翘无罪释放而告终。

  static.1sapp.comlwimg2019072080633a2bdc6d65a0745004d6a4be6a16.jpeg

  由于被杀者是一名声名狼藉的军阀,加之大量的政治因素掺杂其间,这样的判决结果并不令人意外。但这样的判决,终究只是乱世里的非常之态,并不能作为近现代社会的法制准绳。

  6

  复仇土壤现存否?

  以直报怨,为亲复仇不仅是一种道德选择,有时更是人的一种天性。在缺乏统一国家机器和法律缺失的时代,大部分人的生命安全得不到保障,血亲复仇是一种可以理解乃至能够接受的行为。但即便进入法制健全的现代社会,血亲复仇的故事依然在不断上演。从“于欢案”到“张扣扣案”,类似的案件一次又一次引起舆论的轩然大波,而且从来没有任何一次,大部分人能够在对待“复仇”的态度上达成共识。

  血亲复仇是一种朴素的报复行为,从本质上说,法律本身也是一种成系统、可量化的报复体系。二者的区别在于,前者由个体和私人来实施,而后者只能由公权力来执行。这两者实际上是矛盾和不可调和的,毫无疑问,现代法治国家只能提倡后者,而绝不能容忍前者的恣意妄为。

  真正值得我们思考的是,血亲复仇这种古老而野蛮的行为,为何一再出现,并且不断上演?

  事实上,即使已经过去一千余年,我们依然可以在柳宗元的雄文中找到对现实的借鉴:“礼之所谓仇者,盖其冤抑沉痛而号无告也;非谓抵罪触法,陷于大戮。”

  迟到的正义究竟算不算正义?如果法律每次都能准确而且及时地处理行凶者,那血亲复仇生长的土壤,将会最大限度的消弭于无形。

  对于我们个体而言,作为现代社会的公民,不仅应该遵纪守法,更应该对法律保持敬畏之心,任何触犯法律的行为,也只能籍由法律来施以惩罚。淡薄的法治意识容易滋生替天行道式的野蛮行径,如果不能从法理和观念上禁绝血亲复仇这种原始的认知模式,就会陷入冤冤相报何时了的漩涡,而类似张扣扣这样的惨痛案件,也绝不会是最后一例!

  (版权所有,未经作者同意不得转载)

达到当天最大量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